蔡徐唐洋

emm第一次指绘无法直视糟糕的草稿(捂胸口)毁柱子233

mop拆(小学生文笔)

爆炸事故中擎天柱被深埋在坍塌的大厦之下,在战火纷乱之中擎天柱被灌下了不明药物,因为爆炸的辐射使药性变异,就在威震天找到擎天柱的那一刻药性变明了了,因为威震天体内留着暗黑大帝的血液,加上药的变异特性,使他深深吸引着被灌药水的擎天柱。通俗的讲,擎天柱只要被威震天碰到便会发情,擎天柱发觉了异样,慢慢的后退着一点点远离着威震天,威震天却不知道,:“你是怕了吗,领袖?”威震天带着坏笑慢慢的接近正在远离他的机体,他以为擎天柱害怕与他战斗了,说着他一把抓住了擎天柱挡在面前的手臂,被抓住手臂的机体慌了神用另一只手去推开威震天,不料威震天用一只手死死按压住他的双手 被一步步的逼迫到墙边,他的双手举起被威震天仅用一只手便牢牢禁锢在头顶,他低下头,脸上漏出了一点点的羞涩 因之前加上药性的因素   身体被迫摆出羞耻的姿势,擎天柱的机体恰好有了反应,散热器高速旋转想让机体得到更多的散热,却只是徒劳的奔腾,cpu疯狂运行着,迫切的急需对接,一条条要求对接的信息窗口不断弹出,擎天柱只能用他仅存的理智关掉窗口,威震天看到他面甲通红,像在隐忍着什么,当听到擎天柱的排气扇因为迫切需要释放散热而疯狂运转嗡嗡作响,便知道他需要释放了,擎天柱因为体内的热量急剧上升打开了面罩,露出了他此时淫荡的表情,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隐忍而通红的面甲,半眯着的光学镜,紧皱着的眉头,和嘴角流着的能量液,这番景象让人如此兴奋,他看起来如此色情,他大口喘着粗气希望得到更多的散热,威震天用玩味戏谑的眼神望着他,就像望着嘴边的猎物,任由自己玩弄挑逗,威震天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擎天柱的胸甲,他的指尖顺着胸甲滑到腹部装甲,不停的蹭着敏感的腹部线路,引得擎天柱不得不跟随着威震天在线路上有节奏的抚摸与挑逗发出隐忍的喘息,:“嗯嗯…啊…啊……住…住手,威…震天”不成句的话从擎天柱的嘴里说出,传入挑逗者的音频接收器里,使挑逗者更加亢奋,说出的这些不成句的话简直更像是邀请甚至是勾引挑逗者一步步身陷其中,看起来威震天并不是猎手,而是擎天柱的猎物,威震天被这诱人的景象深深吸引显然他更沉溺于这迷人的危险最后彻底沦陷,威震天靠近擎天柱的脸与他对视,擎天柱别过头去,威震天用手把他的头掰回来,他抚上擎天柱脸上的那道疤,他的手指不停的抚弄那道疤,他的唇靠近擎天柱的唇他伸出软金属舌舔干净了嘴角边流出的能量液